农机通logo

拖拉机严重饱和,但这三类农机“钱”途光明!

农机通 柳琪 2021年08月26日

  最近密集地到东北、西北、黄淮海农机主销市场调研,发现随着农机品种越来越丰富,保有量越来越多,机手反而越来越迷茫了,就连老司机也一样,什么样的农机最赚钱?相信很多人都想知道答案。

  一、什么样的农机才是“钱”途光明的农机?

  “钱”途光明的农机就是能给机手带来丰厚收入的农机,我国人均耕地只有1.38亩,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40%,户均耕地不到5亩的前提下,一家一户购买农机显然不经济,如果是个理性人就会选择让别人为自己干活而非自己购买农机,笔者推测每年通过农机购置补贴销售的上百万台套的农机至少有一半被用于搞服务经营,经营都要追求利益最大化,所以能让机手挣钱更多的农机就会得到青眜,那么什么样的农机更挣钱呢?

  笔者梳理出了以下四个条件供参考:

  一是作业对象种植面积足够大,并且面积很稳定。这是保证农机作业收益的前提条件,大面积种植才会创造出对农机作业的巨大需求,说到这里,答案就不言自明了,这就是玉米、水稻、小麦、大豆、油菜、棉花六大类粮油棉作物。

  蔬菜、果树虽然种植面积大豆、油菜和棉花,但是蔬菜和果树种类繁多、种植分散、规模化水平低,对农机需求受限,甚至绝大多数作业环境无法使用机器,所以最能挣钱的农机仍然是大宗农作物全程机械化设备,大是耕、管、播、收关键环节所需的农机。

  二是集中连片种植或规模化种植,便于机械化作业。小农经济虽然并不排斥农机,但面对小规模种植农机无用武之地,规模化农业与高效率农机相伴相生,规模化种植的前提是高效率的农业机械,没有农机的规模化将是一场灾难,2017年黑龙江一合作社种了5000亩土豆,事前没有联系上足够的土豆收获机,结果几千亩土豆冻在地里,损失几百万。

  三是作物在不同区域生长有时间差,能跨区作业。种植面积足够大,作业时间足够长才能保证挣到更多的钱,目水前看国内农机作业服务市场上只有跨区作业才能实现这个目的。

  国内跨区作业最先从小麦联合收获机开始,之后水稻联合收获机、玉米联合收获机、花生联合收获机等陆续加入跨区作业的队列,近几年国内市场上培育出了几个跨区作业新市场,如秸秆打捆、青贮收获、植保飞防,南北疆之间地棉花采摘等。

  四是高频作业,收益高。就是在农作物生长过程中频繁作业或不同的作物重复做相同的作业,这种机器的好处也是作业时间长,机器能得到充分地利用,机手收益高,投资更划算,比如植保无人飞机用于柑橘园植保作业,农药、液体肥、生长调节剂一年要作业十三次到十七次。

  根据以上的四个条件,笔者为大家梳理出了以下的三类农机,相对看,这三类农机作业面积大,能够实现全国性或区域内跨区作业,一年使用时间长,使用频繁高,机手收益高,投资回本时间短,是较理想的投资品。

  二、刚性需求——收获机

  农作物种植耕、种、管、收四个关键作业环节中,劳动量大,劳动强度最高,且作业最集中的是收获环节,黄淮海地区的麦收叫“龙口夺粮”,另外随着劳村劳动力大量的外流和越来越严重的老龄化,使得各类收获类机器成为刚需,一旦成为刚需就会对机器形成强依赖且稳定的需求,需求会随着种植面积的增减而上下波动。

  有刚性需求的收获类农机中,“钱”途也有大有小,未来10年内笔者看好这几类收获机:

  水稻联合收获机。小麦联合收获机、水稻联合收获机、玉米联合收获机国内市场容量最大的三大收获机里,年需求量最大,作业时间最长,相对收益最高的当属水稻联合收获机,近几年水稻联合收获机正在快速取小麦联合收获机成为小麦跨区机收中的主力军,另外配置履带行走装置的水稻机还深入山区丘陵地区开辟蓝海市场。

  在三大联合收获机里如果是笔者自己选择的话,笔者一定会选择水稻联合收获机,参加跨区作业的用户每年从3月下旬从云南的文山、普洱开始,楚雄、大理收完4月下旬进入四川攀枝花、凉山州、雅安、成都、德阳、广元,出川之后进入河南信阳、南阳等十几个地市,接下来随着麦收的时间差进入陕西、山东、宁夏、山西、河北、甘肃;小麦割季结束后,从6月底开始早稻从广东、广西、江西、湖南、安徽等逐次展开,从8月上旬开始中晚稻从四川、云南、江西、江苏、湖南、湖北、黑龙江、广东、广西、安徽等顺次或交叉进行,机手会有多种路线组合。

  常年从事跨区作业的老机手一年能干8~9个月,收入20几万,有一些经验丰富的机手年初买一台新车,全国转一大圈,在黑龙江、内蒙古作业完成之后就地当二手机卖掉,第二年继续买新车跨上熟悉的征程。

  茎穗兼收玉米联合收获机。玉米联合收获机已经分蘖出摘穗机、籽粒机、茎穗兼收机、青贮机、摘穗籽粒两用机等不同的机型,其中近几年声名鹊起的是茎穗兼收机,这类机器最大的特点就是一机多用,并且有非常特别的赚钱模式。

  普遍的4行玉米摘穗机市场售价12-16万元,目前机收价约80元/亩,其中纯利润大约为40-50元/亩,一年干1000亩的话挣纯利可达5万元,收回成本需要3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茎穗兼收机市场售价在19-25万元,其商业模式是:机手给老百姓收玉米,摘玉米棒子老百姓不用给机手钱,但老百姓要把玉米秸秆送给机手(换一种说法就是机手帮助老百姓把玉米秸秆处理干净),按一亩地产草3000斤算,每斤草7分钱,一亩地能卖210元,扣除油费和三轮车的费用,机手大约能落180元,这就是机手的纯利,一天作业50亩,一天纯利900元,茎穗兼收机作业时间相对长一点,如果作业时间能达到20天,就有18万元的纯利,理论上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就能收回成本,比普遍玉米机时间大大缩短,购机地风险也相对低。

  普遍玉米机一亩80元机收价相比,玉米茎穗兼收机免费给农户收玉米,且免费送到家里,对于目前缺乏劳动力的老年家庭来讲,是非常方便的事情,这就是“免费”的商业逻辑,这个世界上最有竞争力的商业模式就是“免费”。

  打包式棉花采摘机。随着规模化水平不断提高,从北疆到南疆,对棉花采摘机都呈现出刚性需求的特征,近三年时间保有量以1000台/年速度在增加,其中2020年增加了1500台,目前南疆正在进行规模宏大的土地流转和土地整理,后期北疆地区是更新升级需求,南疆地区是新增需求。

  棉花采摘机分为厢式机和采摘打包一体机。从产品发展趋势上讲,今后国内采棉机最值得关注机型是打包机,国外欧美国家已经全面淘汰了厢式机,而国内打包机的普及才刚刚开始。

  在新疆地区人们把采摘打包一体机形象地称这种机器为“下蛋机”。下蛋机解决了厢式机从采收、运输、堆放、储存、加工等一系列痛点,很明显打包机减少了卸花时间,厢式机1天最多采600亩,而打包机1天可以轻松搞定800亩,打包后地棉花裹上了三层防风、防雨、防水、防霉的塑料膜,打包地棉花水分低轧花厂更愿意收且收购价格要比散花一公斤高1-2毛钱。

  在国内最先推出打包机的是约翰迪尔,目前最畅销的是约翰迪尔CP690,记得在2018年笔者到新疆调研时CP690售价才540万元,而2020年已经涨到630万了。

  凡是高利润的行业总会吸引竞争对手迅速跟进,上百万的利润吸引了大量的国产品牌加入,目前国产6行打包机有铁建重工-4MZD-6、山东天鹅-4MZD-6、沃得-4MZD-6、钵施然6头采棉机等。

  国产3行打包机有钵施然4MZD-3A,山东天鹅集团4MZD-3、铁建重工4MZD-3等。

  三、空间和场景不断延展——打捆机

  国内打捆机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牧草打捆,另一种是秸秆打捆,这两种打捆机的区别不在产品上,事实上产品可以通用。

  从给机手带来更多的收益的角度,笔者看好以下几类打捆机:

  饲料秸秆揉搓打捆机。秸秆饲料打捆机,也叫饲料秸秆揉搓打捆机、秸秆饲料捡拾打捆机等,这是屈指可数的中国原创的农机产品,秸秆饲料打捆机同传统打捆机产品的区别是,作业中首先将捡拾的秸秆粉碎揉丝,加工成为丝状物后,在机器内靠风力抛洒一定高度,再靠风力和涡流离心将土和秸秆分离,在尘土充分分离除净后,再压包和装袋,这样处理的秸秆含土量低,打破了牛不吃落地饲料的传统说法,可直接饲喂,牛羊比较喜欢吃,成为增加饲草饲料一个经济、方便和数量有保障的重要来源。

  这种机器的出现改变了种植玉米的收益结构,处理好的玉米秸秆能卖到100元/吨,把废物秸秆变成了廉价高质量的饲草料。

  这类打捆机市场零售价约15万,补贴后用户只需自掏腰包11万,2020年吉林地区一天可打800包,一季大约能打30000包,一包收益8元的话,毛收益24万元,纯收入有约20万元,可见非常可观。

  棉秆打捆机。棉秆具有广泛的用途,目前粗饲料、生物质发电、造纸、人造板等都有旺盛的需求,但目前国内还没有被广泛认可的棉秆打捆机。

  棉秆打捆机作业要求高且很复杂,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棉秆和塑料地膜分离,无论是当粗饲料,作为造纸原料,棉秆中都不允许含地膜。

  新疆地区有3000多万亩棉花,并且是大规模种植,近几年相关行业对棉秆需求迫切,相应的创造了打捆机的巨大需求量,后期如果有成熟的产品,机手会增加一个新的致富渠道。

  自走式打捆机。平常我们看到绝大多数产品是牵引式的打捆机,或圆捆,或方捆,但很少看到自带动力的打捆机。在国外也只能看到寥寥数款,比如威猛的ZR5。

  国内近几年有企业开始走专业化的路线,尤其是中联重科、星光玉龙等也推出了自走式打捆机。

  自走式打捆机开发有一定的难度,只有有联合收获机、拖拉机底盘基础的企业才有能力开发这类产品,建议机手特别关注一下国内为数不多的几款自走式打捆机,如果作业量足够多,可以考虑买一台自带动力的专用打捆机。

  四、最高频作业——植保机械

  按作业次数,农机可分为低频和高频两种,从事专业服务搞经营的机手肯定喜欢高频农机。

  植保类农机的使用频率算是比较高的,这也保证了这类农机的投资回本时间短,投资回报率高,在植保类农机里,近几年最火的是植保无人飞机。

  如水稻、小麦、玉米大田作物一年喷3-5次药,北方地区苹果、梨、桃子5-7次,南方猕猴桃、香蕉、柑橘、火龙果等10-17次,南北方的蔬菜一般是10-15次,如果再加上液压肥、调节剂等就会更多,可见植保机械地使用频繁是非常高的,高频率使用就意味着更高的收入。

  目前植保无人飞机的作业场景和作业领域正在快速拓展,继大田之后,果园、茶园、水产养殖、放牧等作业场景对植保无人飞机也有巨大的需求,除了植保,无机换了装置之后还可以直播、喷粉、投饲料,植保无人飞机正在对地面喷药机、拖拉机、播种机、插秧机、投喂机等快速的替代。

HitsNum
点击继续阅读

相关阅读

用户评论

  • 暂无评论